感谢这道光,照亮我前行
教育扶贫二三事
  来 源:湖北日报  点击量:102
发布日期:2019年9月10日

    新华社记者

    九月的阳光,温暖而不耀眼。在山东省临沂第一中学北校区,刚入学的高一新生们正一板一眼进行着军训。年轻的班主任张妩琼看着一张张青春稚嫩的面庞,仿佛望见了十多年前的自己。
    “2008年的这个时候,我也是这里的高一新生。由于家庭经济困难,学校给了我很多帮助。实际上,我能完成学业得益于大家的关照。”张妩琼说,如今回到母校成为一名教师,就是想让关爱延续、让教育照亮更多孩子的人生路。
    教育扶贫,是习近平总书记关心的事情之一。他指出,要把发展教育扶贫作为治本之计,确保贫困人口子女都能接受良好的基础教育,具备就业创业能力,切断贫困代际传递。
    不只是张妩琼,从巍巍沂蒙到逶迤乌蒙、从四川盆地到河西走廊,党的十八大以来,“教育扶贫”播撒的种子,正在阳光雨露下破土而出,在阻断贫困“代际传递”、呵护留守儿童成长、促进青年就业成才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    “十几元一本的教辅材料,我都是借同学的看。趁着中午休息时间读完然后赶紧还给人家。”张妩琼告诉记者,与同龄人聊天,总觉得自己“没有童年”,因为大家聊的怀旧动画片、电影、明星,她往往一概不知。
    经济上的拮据,并没有浇灭这个家庭对教育的厚望,因为总有人在鼓励着他们。小学时,老师为她垫付参加数学比赛的费用;初中时,学校惜才破例录取;高中时,学杂费获得全免……
    知识改变了命运,工作改善了生活。张妩琼一家人已从平房搬进了窗明几净的楼房,去年家里还买了一辆小轿车。今年开学前,张妩琼刚举行完婚礼。那些年吃的苦,如今都化成了甜。
    张妩琼的人生转折,是“教育扶贫”的一个片段。临沂市近年来蹚出一条从“有学上、不辍学”到“上好学、成人才”的脱贫攻坚新路。2016年以来,当地为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学生提供财政资助资金超过8300万元。同时,全市中职学校共招收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学生超过1600人。
    开学的第三天,王峰峰趁着学校午休时间,又来到四年级学生小宁的家里做家访。近一年来,这已是他对这个孩子的第11次家访。
    36岁的王峰峰,是甘肃天水市秦安县陇城教育园区上魏教学点的一名在编乡村教师。去年11月,他从陇城教育园区南七小学调到上魏教学点担任校长。很快,小宁家特殊的家庭情况便引起他的注意。
    “我所能做的,就是给予小宁更多关爱与呵护,来缓解他的生活压力;帮助他制订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案,不断表扬鼓励孩子发挥优点和特长。”令王峰峰欣慰的是,不到一年时间,小宁的各科平均成绩从不及格变成80分以上。
    身在广东惠州的李敏,带着几分无奈挂断了手中的电话。这是一通拨往几千公里外四川广元宝轮镇老家的电话。“两个女儿,从小交给外婆外公拉扯长大。妈妈对她们而言,更多只是电话那头的几句叮嘱与唠叨。”自认为是“打工者二代”的“85后”李敏说。
    李敏女儿就读的宝轮镇苟村范家小学,今年上学期全校80名学童中,留守儿童就超过三成。
    让李敏欣慰的是,老家学校的条件比自己读书时好了太多,老师更认真负责。“家里老人辅导不了作业,老师放学后就给孩子‘开小灶’。”李敏说,在微信家长群里,每天都有班主任发来的学生活动照片、视频等,女儿最近学习如何、情绪怎样,老师都会与家长私信交流。
    在农村中小学占85%的广元,为留守儿童提供“陪伴式教育”的学校越来越多。如范家小学就打造了师生、学生间互相尊重与关爱的“班家文化”,尽力弥补留守儿童成长过程中的情感缺失。
    与李敏不同,王小荣选择留在女儿身边。在贵州毕节市黔西县花溪彝族苗族乡,记者见到了王小荣与她12岁的女儿。由于地处乌蒙山集中连片贫困地区,这里的人们不得不外出谋求生计。近年来,当地想方设法创造更多家门口的就业机会,一些家长决定返乡工作、陪伴子女成长。
    花溪小学校长陈安贵说,现在有许多像王小荣一样的家长,坚信“知识改变命运,教育照亮人生”。国家对农村教育的支持与帮扶,更让家长坚持子女接受教育的决心愈发坚定。 (据新华社北京9月9日电)

返回顶部
东西湖区融媒体中心 版权所有
鄂公网安备 42011202000161号
电信备案号:鄂ICP备05016576号